页面载入中...

作家余华对话30国汉学家:故事沟通世界,还是要感谢汉学家

  自28日下午起,2017年世界汉学大会理事会参会学者将以“理解中国:汉学的相关性”为主题,讨论中国发展进入新时代之后的汉学及其所面临的责任和挑战。

  原标题:第五届乌镇戏剧节落幕:一场“目标严肃”的戏剧狂欢

  而胡进庆以“葫芦娃爸爸”身份进入公众视野,则是在2009年。网上有消息称,他患上了抑郁症,很多网友还自发给他寄明信片和贺卡。虽然事后证明这是“乌龙消息”,但胡进庆仍对媒体说:“请你代表我,谢谢各位小观众的支持……”

  2011年,胡进庆和另一位创作者吴云初曾因葫芦娃的著作权,与美影厂发生纠纷。当时,胡进庆的儿子透露,父亲对此纠纷并不知情,他得了帕金森综合征,手抖得很厉害,也没办法再拿画笔创作了。

  靠画笔为生的人拿不起画笔了,这可能是最悲伤的故事。还好艺术是永恒的,“葫芦娃之父”离开了我们,但《葫芦兄弟》会一直在。

  不少人发文悼念老先生,导演江平说,老先生曾跟他说:“小江,你要是以后写我,比如说写到《葫芦兄弟》,不能写我一个人是导演,还有其他两位同志。他们名字一定要写上,这是做人的规矩。”

‹‹  123  4    ››  显示全文
admin
作家余华对话30国汉学家:故事沟通世界,还是要感谢汉学家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